无标题章节19

女夭儿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“怀瑾小师傅?”醉柳不由试探着叫了一声。

还是没有人说话,周围又恢复了寂静,她只听到了自己的呼吸声。

醉柳心里暗暗叹气,看来这法子是不行了。

“对了,我会唱小曲,你会听你有想听的曲子吗?”醉柳问道,但是还没有任何回应,周围只剩下她自己的声音。

醉柳有些烦躁,只是搭个话而已。

“是不是不管我怎么样?你都不会开门?”醉柳有些生气的跺了跺脚,看来这人真的是油盐不进。

“女施主,还请回!”门内再次传来,怀瑾冷漠不在一丝波澜的声音。

“那要是我磕死在草棚呢?”醉柳发狠的暗暗咬牙。

“请回。”

“你们这些和尚整天就知道念经,举手之劳就能做件大好事的时候,你们又关起门来不理人了,我又不要你偷,又不让你抢,就是开个门而已,说什么佛门慈悲为怀,连这点小事都容不下么?”醉柳有些生气的冷嗤,人们想着这点小事应该不会太难的,谁想到这和尚竟然如此不近人情。

“请回。”

请回?又是请回!醉柳暗自愤恨我讨厌这个词。

“请回,请回,我这辈子听过太多的请回了。

我要是有地方回,还能半夜来求你这个臭和尚,我六岁的时候就被烂赌的爹卖到了王妈妈手里,我娘追来说自己愿意卖身和我换,我妈妈只说哪来的回哪去。

八岁,我好不容易找了一个借口逃出青楼,那时候我已经逃了五次了,我妈妈怕我逃跑,不给我鞋穿,我就光着脚跑,好不容易走了,两天一夜才回到了家里。

跑到家里的时候,才知道家早就没了,邻居说半个月前街道招了火,我家烧的最凶一家人全没了。

我扑倒在烧焦的家里哭的撕心裂肺,有衙役过来跟我说,回去吧,可是我又能回到哪去。

后来他们告诉王妈妈,我又被带回到了喜红园,那时候一顿好打我妈妈抽断了好几条棍子,没去了半条命。

那时候我就明白了,我也没再跑了,因为我已经没有家可以回了。

鸟有巢,和尚有庙,连路旁的流浪狗都有窝住,而我呢?什么都没有了。

喜红园就好像是一个买卖市场,而我就是王妈妈那市场里面的货,任人挑选买卖,那能叫家吗?

你让我回,可是我能回哪去?如果你能告诉我回哪去,有个地方那我就回去!”

醉柳坐在草坪前面的木阶上,回忆起了自己的一生,一边说一边哭,说着说着,越说情绪就越失控。

“真丢人,想着说点儿惨事,让你同情我,竟然真的把自己说哭了。”醉柳抬起头,望着天空深深地呼吸了一下,擦去了眼中的泪水,努力的平复了一下心中的情绪。

将眼泪慢慢的压了下去,然后强壮微笑。

嘴角扯出了一个冷笑,这世道就是这样弱者的眼泪永远不会得到同情,只有强者才能够微笑也会有人附和。

醉柳估计为她刚才的失态有些自嘲。

“诶,和尚我怎么做别的你的声音有点耳熟呢?其实我不是故意套近乎,是真的觉得有点耳熟而已,我们以前是认识吗?”醉柳擦干了眼泪平复了,心情努力调整了一下声音。

“怀瑾受师傅之命守住这道门,是绝对不会开的。”并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,怀瑾只是淡淡的说道。

“你不开门,我就不走,草棚前面的木阶还挺凉快的,我就在这等着,等到天亮了到时候看你出不出来?”醉柳打定了,主意我就不信等天亮了,你到时候还不出来。

这时候夜越来越黑,她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越来越冷。

“好困,真是的,怎么突然会这么困?”醉柳坐在台阶上,只觉得眼皮子一搭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