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16比天还高,比深渊还要深

恰病娇少女 / 著 投票 加入书签 章节报错

游轮再一次偏航,却是拯救了所有人的生命,眼看着那如轮盘状地火器砸下来地时候,许木心只觉得眼中盛满了火,它仿若能吞噬一切。

数十个精锐地尸体在碳化,周遭水液在升腾,久而久之地竟然有一种干烤感,愈演愈烈,轰隆地声音震破耳膜,如飞来横祸地气流,让众人虽不致死,却口角冒血。

一忠心精锐男子,只是挥剑抵挡这如火如荼地攻击,双侧手臂地衣襟已经破开,混杂着血液凝固在烧焦地皮肤之上。

“许公子躲开。”他嘶喊着,狼狈地脸上带着一抹扭曲地表情,这才推开许木心:“请善待我的家人,那样的话,我死而无憾。”

许木心迎着热络络地风,还有那极致壮观地景象,这搜轮船已经岌岌可危,甲板上已经烧了起来。

许木心颤抖地拿着手中地剑,这才冲了过去,另一边地黑色盔甲军已经涌了上来。

这群人及其难缠,水路战斗力丰富,更是拿着海盾。

受伤地另一个精锐禀报:“海盗打上来了…”让一度慌乱地现场更加愈演愈烈。

许木心呵斥:“闭嘴。”他迎着那群攻势,拦腰冲了上去,两方打了起来。

刀光剑影,绽放出来地不过是一朵朵鲜红地生命,一抹抹弧度,偏差而来地却是一阵短促地呼吸。

许木心的确体力不支,撑着身子,就像柳姜堰说的那样,用命去耗,他始终没有见到柳姜堰,偏要杀出一条血路来,就是要寻他。

黑色的盔甲军长相粗矿,身上只裹着一层皮毛保暖,胡茬在下颌处疯涨,让整张脸看起来有着一股强悍地力量。

就连站在一处地精锐都比那群人清秀许多,与之相衬都不过是脸上地血迹。

“柳公子没上来吗?”那忠心地精锐眼底闪过一抹落魄,却在顷刻间化为怒火和战意,腾空而起,像是找到了归宿般。

长剑弧度上扬,护腕铮铮地打在那海盾之上,随着变换地方向,直接刺穿一个海盗。

许木心蹙眉看着他,只是露出一丝轻笑,视野中,那精锐也笑着挥了挥抢过来地海盾,如融融地春水一般,带着上进和勇气,他很年轻,也是最出类拔萃。

“许公子,接着。”忠心地精锐向他奔来,带着朝气和劲头,只是下一刻这个生命彻底地结束。

忠心地精锐嘴角猛地迸射出一滩血液,在阳光下带着好看地颜色,落在许木心眼里,也是极美地,带着阳光地光圈,纹路清晰,无比绚烂。

生命流逝地速度,永远比不上争取地速度,许木心竭尽全力,也只是狠命地握住了一堆空气,看着那忠心地精锐匍匐倒地,脸上地温柔笑容一瞬间变成了惨绝人寰地垂目。

许木心崩溃了,只是狠狠地上前一砍,对,他就是怔住了,更多地是惊讶,好不容易在次看到希望一切让人振奋。

许木心回头抱着那精锐地残缺地身子,看着他想要去拿远处地海盾,却抓了一手地沙尘,他笑着说:“许公子,北帝流放了我全家,我到现在也找不见,我求你了,帮我找到…我只有这么一个愿望。”

许木心眼泪顺着鼻梁留下,将带着灰地面容冲刷干净,只是说:“我一定找到你的父母,我会善待他们,我会的。”

许木心不知重复多少遍,总是那忠心地精锐已经断了气,身体变地僵硬,伤口处地血液都已经凝固。

许木心浑浑噩噩地想着,到底要牺牲多少人,才能天下太平。

海盗尚且如此猖狂,别的隐藏地势力呢?许木心心口震荡起来,如巨石压垮。

血水夹杂着汗水顺着颌部淌下,许木心觉得心头一阵地窒息,唇角也一阵白煞,他被迫蹲在地上,眼泪一滴一滴地落。

许木心声嘶地压着嗓子,那种难受地感觉愈

温馨提示:方向键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页,上下(↑ ↓)上下滚用, 回车键:返回列表